刘邦的发小卢绾为何要造反?是刘邦逼他造反

时间:2019-06-07 14:25:03  来源:莽莽趣说历史

在汉朝建立之初,汉朝共有七个异姓诸侯王,即楚王韩信、梁王彭越、淮南王英布、赵王张耳、燕王臧荼、长沙王吴芮和韩王信。这些异姓诸侯王手握重兵,封国跨州连郡,占据了战国时期东方六国大部分的疆域,汉朝中央对诸侯没有绝对的压制力,对中央集权是很大的隐患。

ca88异姓诸侯王的存在,其实符合那个时代不少人的愿望,分封制实行数百年,早已深入人心,虽然秦始皇统一天下,施行郡县制,但分封制的声音一直没有小过。早在秦朝刚刚统一时,丞相王绾就建议分封诸侯,还获得了群臣的支持(“始皇下其议於群臣,群臣皆以为便”),只有廷尉李斯反对。直到秦始皇三十三年,还有博士七十人请求分封诸侯,还是只有李斯一人反对。

秦始皇治下的秦朝,是历史上第一个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国家,整个国家都处于皇帝的直接控制,而不是周朝那种间接管理,皇帝对所有官员都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利。但这种制度完全是在秦始皇和李斯等少数人的强力支持下推行的,当时社会上的主流思潮还是分封,当始皇逝去、秦朝四分五裂,分封的势力迅速抬头。

秦末起义浪潮中,包括陈胜在内的各大势力或自立为诸侯,或拥立六国之后为诸侯,就算是秦朝灭亡之后,项羽也要分封十八路诸侯,因为社会主流是这样,项羽没有秦始皇那种强大实力,压制不了天下,只能这么做。

汉初刘邦的处境跟项羽是一样的,楚汉争霸时他就把不少诸侯从项羽阵营拉到自己一方,在击败项羽后,自然不好立刻卸磨杀驴,只能实现分封。

分封产生的诸侯,跟皇帝也就是天子的关系是比较特殊的,虽说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。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”,但在分封制下,他们不是完全的君臣,天子并不能随意处置诸侯,更无法插手诸侯国内事务,即“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”。

分封制下,天子所直接管辖的只有王畿地区,其他分封出去的土地是诸侯的地盘,天子可以要求诸侯来朝贡、派军队协助作战,但不可能派个使者带着诏令就把诸侯杀了,基本都要通过军队。

而且诸侯的再次分封、任命官员、君位传承等,天子都没有处分的权利,诸侯就是小一号的天子,并不像皇帝和官员一样存在那么强烈的依附关系,没有那种生杀予夺的权利。

这种情况,诸侯是很满足的,可皇帝不满足啊,尤其刘邦可是见过秦始皇威势,并感慨“大丈夫当如此矣”的人,他不甘心受诸侯掣肘,也不愿意将关东大片土地交给异姓诸侯王,为什么要指定异姓?因为刘邦仍然相信亲近之人是不会掣肘自己的,这为他之后的分封埋下了伏笔。

第一个造反的异姓诸侯王是燕王臧荼,他是真心造反,毕竟他是项羽分封的诸侯王,属于项羽残余势力,迫于压力投了汉,可不代表他信任刘邦,在封国他可以当土皇帝,汉朝中央不能对其进行有效管制,可刘邦让他入朝,一旦进了长安,那就任人宰割了,臧荼不敢去,干脆就反了。

ca88刘邦平定臧荼后,封发小卢绾为燕王,卢绾跟刘邦同年同月同日生,从小玩到大,可谓刘邦最亲近的异姓人,但最终还是造反了,这并不能证明他有一颗不安的心,以燕国那块苦寒之地,造反几乎必败的事,如果不是被逼急了,卢绾也不会被冒险,至于谁能逼急他,自然非皇帝陛下刘邦莫属。

平定臧荼后一年,匈奴来犯,镇守边境的韩王信求援,援兵未至,韩王信与匈奴和议,被刘邦派使者斥责,韩王信干脆就反了,随后被刘邦击破,逃入匈奴。

同年,有人告发楚王韩信企图谋反,刘邦伪游云梦,扣押韩信,贬其为淮阴侯,并拘禁在洛阳,后以联合陈豨谋反的罪名被吕后杀死,刘邦且喜且怜之。

ca88陈豨谋反几乎把异姓诸侯王一锅炖,因为向彭越征兵时彭越没有亲自来(不敢),刘邦派人责备,不久梁王太仆告发彭越谋反,吕后将彭越诱至长安,夷其三族。

卢绾也率兵参与了平定陈豨叛乱的战役,陈豨派人向匈奴求救,卢绾也派使者张胜前去劝说匈奴不要出兵。张胜在匈奴见到了臧茶的儿子臧衍,臧衍劝其转告卢绾:“公所以重於燕者,以习胡事也。燕所以久存者,以诸侯数反,兵连不决也。今公为燕欲急灭豨等,豨等已尽,次亦至燕,公等亦且为虏矣。公何不令燕且缓陈豨而与胡和?事宽,得长王燕;即有汉急,可以安国。”

张胜回去一说,刘邦的发小卢绾,立刻照办了,在政治面前,友情谁信谁死。

韩信和彭越的下场摆在那,卢绾已经在养寇自重,淮南王英布也在集合军队加强警戒,结果被告发谋反,干脆就反了,很快被刘邦平定。

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随着时间推移,卢绾的小动作传到了刘邦耳朵里,经过一番试探,刘邦确认卢绾反了,发兵击燕,卢绾逃入匈奴。

ca88

在确认卢绾造反前,刘邦曾召卢绾入朝,卢绾当然不去,还对宠臣说了一番话:“非刘氏而王,独我与长沙耳。往年春,汉族淮阴,夏,诛彭越,皆吕后计。今上病,属任吕后。吕后妇人,专欲以事诛异姓王者及大功臣。”(异姓王只剩下两个了,去年杀韩信和彭越,都是吕后出手,现在陛下病了,朝政肯定是吕后主持,我不能去送死)

的确,经过刘邦的一番清洗,楚王韩信、梁王彭越、淮南王英布、燕王臧荼和韩王信团灭,赵王张耳和长沙王吴芮已经去世。新任赵王张敖还是刘邦的女婿,可刘邦途经赵国时辱骂张敖,激怒了赵国国相贯高,他打算谋杀刘邦,事情泄露后,张敖被免去王位,异姓诸侯王就只剩下最北边的燕王和最南边的长沙王。

贯高的思维是典型的分封制思维,即主君的主君不是我的主君,他只对赵王负责,而不对皇帝负责,皇帝侮辱赵王,主辱则臣死,那就杀皇帝!而且这种行为是符合当时道义的,刘邦最终也没杀贯高,是贯高自杀,由此可见当时的社会主流思想,就是刘邦也是先走了一段路而已。

ca88刘邦先走的这一段路在他的二次分封中体现出来了,在订立白马之盟(非刘不王)后,刘邦大封同姓诸侯王,尽管其领地比之前的异姓诸侯王要小,可也有足够实力,能够对中央造成威胁,刘邦认为都是刘家人,都会听自己的,可这些刘家人几十年后用七国之乱回应了他的孙子汉景帝。


文章转载自网络,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

莽莽趣说历史其它文章